1. <dl id="z5cyj"><ins id="z5cyj"><thead id="z5cyj"></thead></ins></dl>

      <li id="z5cyj"></li>

    1. <dl id="z5cyj"></dl>

        1. <li id="z5cyj"></li>

                  <li id="z5cyj"><ins id="z5cyj"><strong id="z5cyj"></strong></ins></li>
                    1. <dl id="z5cyj"></dl>
                      
                      

                        1. <output id="z5cyj"><ins id="z5cyj"><nobr id="z5cyj"></nobr></ins></output><li id="z5cyj"><s id="z5cyj"><thead id="z5cyj"></thead></s></li>
                          首頁> 資訊 > 焦點 > > 正文

                          潮起潮落 搏淤斗泥 ——東海監測中心外業組濱海濕地采樣記

                          • 2018-10-13 12:38:16 來源:海洋網編輯:網友投稿

                          注重細節采好樣

                          “高150厘米,植被類型為蘆葦,土壤顏色灰褐色。”

                          9月13日8時左右,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濱海濕地,自然資源部東海監測中心濕地外業采樣組組長王騰定好位置,鏟平上面的植被,整理出一小片區域,放置了上下直通的不銹鋼圓柱土壤定量采集器,穿著采樣后濕透的工作鞋,將它踩壓下去。隨后,他用小鏟子沿著采集器將旁邊的泥巴挖開,確保采集的土壤樣品符合規范和要求,再裝入樣品袋中,緊接著記錄下采樣點的植物生長狀況。

                          “外業采樣的鞋子很有講究,潮間帶采樣時,要比平時小一碼。鞋帶須系緊,貼腳、緊實,方便工作。”王騰說。

                          采集了3袋樣品,王騰在整理樣品間歇告訴記者,上海市濱海濕地植被監測每年一次,主要是通過現場采樣,對低潮帶、潮間帶、高潮帶植被生長狀況開展監測,收集濱海濕地的植被狀況,形成完整的數據資料庫,及時掌握生態狀況。

                          “初步看,該區域的植被狀況基本上與去年的監測結果相接近;不過,土壤成分變化還得等實驗分析,才能做出判斷。”王騰介紹得很嚴謹。

                          “別小覷了文弱書生般的王騰,他博士畢業工作近3年,既能夠寫技術報告,也能深入潮間帶、濕地,是生物生態專業植被領域方面的行家里手。”正在低潮帶生物采樣的王周禹大聲告訴記者。

                          王騰來到東海監測中心工作,與生態監測室何彥龍博士共同組建了一支專門從事植被監測的團隊,彌補了本單位空白,并積極拓展技術人員的專業覆蓋面。

                          觀潮探路防風險

                          盡管近在咫尺,王周禹采樣點的泥沙明顯軟淤,有些地方沒過了小腿肚。“大家干活稍微麻利點兒,要在潮水漲潮前把低潮帶、潮間帶和高潮帶的樣品采集全部完成,等潮水漲上來就危險了。”

                          在低潮帶,王周禹的生物采樣技藝嫻熟、經驗豐富。他采集了部分泥樣,將放有泥樣的專用篩子拿到海水中篩洗時,感覺潮水略有上漲,趕緊提醒同事注意安全。

                          王周禹參加工作40余年,一直是生物生態組外業采樣的主力,不管是參與出海外業大監測工作還是潮間帶生物采樣,始終堅持不怕苦、不怕累、不抱怨的優良傳統,無私幫助后學者,毫無保留傳授經驗。

                          作業中,王周禹告訴記者,潮間帶采樣最要注意的就是掌握潮水漲落的時間、規律以及泥沙淤積程度。因為潮間帶采樣要采集高潮帶、潮間帶和低潮帶的樣品,低潮帶的樣品只能等潮水退去采集,落潮和下一個漲潮間隙必須完成所有的樣品采集,確保任務完成及人員安全。

                          崇明橫沙一帶的潮水漲落較為規律,相對來說危險系數不大,有潮汐表可查。從岸邊選擇去低潮帶區域的道路也非常重要,必須依靠經驗。由于從未有人員往來,所有的路都靠采樣人員深一腳、淺一腳地探尋,為了安全起見,一般原路去、原路回。

                          王周禹說,還有一些地方漲潮落潮規律不明顯,比如江蘇蘇北沿海的“怪潮”所在區域就是這樣。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潮水會在半小時內快速上漲1米多,很快沒過沿海灘涂處,采樣人員毫無自救和喘息的機會,極其兇險。

                          “只要有一次探尋之后,做好標記,以后就都可以通過這條路采樣,不就減少風險了嗎?”記者好奇地問。

                          “沒有這樣簡單,這個只能作為參考。一方面,泥沙淤積程度隨潮水大小和時間不同有差異;另一方面,不同任務設置采樣站點也有差異,不是每次都在同一個站點采樣。”王周禹解釋道。

                          小心翼翼保安全

                          “哎呀!”隨著一聲驚叫,記者隨外業組順次采集潮間帶和高潮帶樣品,沿原路趔趔趄趄返回時,一不小心,一個踉蹌直挺挺地趴下去。在趴倒的瞬間,記者下意識一手護住相機包,一手撐在石頭上,額頭差點碰到大石頭上,小腿、膝蓋、胳膊、手掌多處擦傷。一旁的王周禹聞聲,趕緊搭手幫忙。

                          “幸好沒有大的傷害。”王周禹長舒了一口氣,“今天走的這條路,是我在潮間帶采樣以來最好走的路了。昨天的淤泥路,才更危險。”

                          前一天傍晚,為了在潮起潮落間隙完成任務,外業組冒雨前往泥沙淤積的上海橫沙島濱海濕地東灘采樣。王周禹完成任務后想盡快上岸,從一個直線距離不到半米的地方,蹚過淤泥經岸灘堤壩上來。憑著經驗,他覺得淤泥可能不淺,但為了趕時間,便大膽嘗試。

                          王周禹將隨身攜帶的竹竿插到淤泥稍微用力一試,一人多長的竹竿陷入三分之二還多。

                          “太淤了,太深了,肯定不止一米,很危險,得換一個地方。”外業組一些貪戀近路的想堅持一下,直接就被否定了。

                          “不行,不行。”他們多花了半小時繞道迂回,安全上岸。

                          • 我要收藏~
                          • 參與評論~

                          本站新聞資訊信息來源為網友投稿、本站原創、轉載其他媒體,如果轉載本站原創內容而不填寫內容原始出處的網絡媒體和新聞媒體,我們將對您的侵權行為保留起訴權,產生的任何法律糾紛和法律責任后果請自負,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也請尊重我們的勞動成果。

                          針對于網友投稿和轉載其他媒體的新聞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同時我們也會標注新聞內容原始出處,中國海洋食品網(www.htjr.tw.cn)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資訊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說法或描述,也不構成任何建議。出現的任何攝影圖、商品圖、藝術字、人物肖像權僅供作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用于任何商業用途。若擅自使用,后果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如對本文有任何異議,請聯系我們553138 [email protected]

                          0條 [相關評論]  
                          48小時熱點圖文
                          頂部 幫助 世界漁市APP 底部
                          請掃碼下載世界漁市APP
                          pk10网址